[登录] [注册]

拉迷故事

那些妥妥的日子

 

谨以此文纪念我们在罗马寻找拉齐奥专卖店的日子。

如果你能看到,那么,明天又要下雨了。

 

那些妥妥的日子

 

我们试着用英语说出“Stadio Olimplco”。

前排的老外用当地语言欢快地谈天,而我们就那么安静的坐着。

公车驶出古城区,罗马仿佛变了个模样。

没有了古城区的喧嚣和繁杂,多了一分安逸和宁静。

看他翻弄地图,成竹在胸。

自我们从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匆匆奔出,就只有一个目标,拉齐奥专卖店。

 

“不要支持豪门,没意思。我们拉齐奥不是豪门,但我们有蓝鹰精神,不是钱能买来的。”

八月某个周末的夜晚,他在柏林的公交车上这么说的。

于是那个晚上,我们坐过了站。

 

我们向前排的老外表示了感谢,多亏他们提醒我们下车。

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,本以为能在那里找到拉齐奥专卖店,可那里只有体育场。

我的记忆,停留在奥林匹克体育场旁边的“小操场”,

回来谷歌,才知道那里叫“Stadio dei marmi”。

1932年落成的体育场,围了一圈形态各异的大理石雕像,似乎在说罗马无处不艺术。

他举起相机,顶着烈日拍下这个华丽却又沧桑的体育场。

而我,试图从这个体育场上看到曾经存在的辉煌,

哪怕它们已化为黑白照片上,模糊的光影。

 

他拿出手机翻了翻,贴吧里说,专卖店可能在“Stadio Flaminio”附近。

步行,我们决定步行到那附近找找。

 

我甚至不敢在罗马城区里提拉齐奥的名字。

他在街头被罗马**竖倒拇指,我在体育用品店遭到嘲笑。

不过他好像都不在乎的样子,

依旧走上前,用蹩脚的英语问人家附近有没有拉齐奥专卖店。

“即使在球队最低谷的时候,球迷仍然可以组成一只蓝鹰,”

他是这么说的,“一日球迷则终生球迷。”

 

午后的罗马更加炎热,

他递给我可乐的时候似乎有一丝歉意,大概是愧疚拖我跑了这么远吧。

我不是拉齐奥的球迷,但我有自己喜欢的球队,所以多少能体谅他。

我们再次翻开地图,在街角的建筑物上寻找街道的名称。

我一直相信我们会找到那里,他多少也给了我这种感觉吧。

 

柏林三只小猪旅店,他抱着我的电脑查意甲的新闻。

他说今年对拉齐奥来说是一个机遇。老将回归,还能打。

我听不懂,只是听他讲这些事情,不知道他给我讲这些事会不会乏味,

还好作为倾听者的我不会觉得乏味。

只是觉得很奇妙,当一个人眉飞色舞地讲自己喜欢的事物时,是很奇妙的。

一直都不舍得删掉关于意甲的历史记录,不过那条历史记录还是消失了,

大概是在几天前他用我电脑的时候删掉的吧。

 

多亏了那个贴吧吧友(虽然我至今不知道是谁)提供的地址,我们一路还算顺利。

他花了五欧买手上这张地图,现在想想,都是值得的。

带着耳机行走匆匆的意大利姑娘被我们挡住了去路,

我们依旧是蹩脚的英语,然后摊开地图请她帮忙。

姑娘笑的很好看,就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,阳光下甜腻的笑脸。

她翻过地图找到那条路所在的区域,然后指给我们看,有点得意的小神情。

她问我们找什么那么认真,我们说是一个足球俱乐部的专卖店。

他报出拉齐奥这个名字的时候,那个姑娘的神色并无异样。

大概她根本不看球吧,罗马德比的纠结情况在这里感受的格外真切。

我们同路到下个路口,便招手说再见了。

于是我和他又加快了脚步。

在怎么看都不像商业街的路上,我们终于发现了那个小小的门头。

 

“其实我挺喜欢这个颜色的,”

我是这么跟他说的,“但是我不了解这个球队,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个他们。”

“好吧,”他抿了一下嘴,“当年拉齐奥遭遇经济危机,很多有名的球员都离开了。”

“结果……?”

“但是剩下的球员仍然拼命踢球,而且踢的很快乐,”我没有看他。

但仍然能猜测出他脸上骄傲的表情,“他们不是为了钱而踢球的,他们是在享受。”

我们并肩坐在慕尼黑的欧洲青年旅舍里,

他讲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们各自握着一个手机上网。

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说了后句忘了前句,现在也是这样。

我的记忆就像电影里的那样,打破成碎片,断断续续的。

 

他试衣服的时候是很开心的。

意大利美女店员的英语也挺蹩脚,稍稍缓和了我的自卑感。

我跟店员说这里真的不好找,但是他坚持要找到这里。

美女店员笑的很温柔,还帮他选合适的号,L和M他总是犹豫不决。

可惜他太瘦弱了呀。

店里挂了大大的海报,上面印着拉齐奥夺冠的照片。

我微笑着看着那些照片,想象当时热闹的场面。

听他说拉齐奥球迷和罗马球迷经常有争执,近些时候才缓和下来。

不知道一个队夺冠时,失败者落寞的背影会不会让他们的球迷落泪。

只是,谁说的清,眼前胜利的场景,历尽了多少艰辛。

他印了克洛泽的号,这个赛季克洛泽改成了11号,和德国国家队的号一样。

而后,顺手买了一个腕带。结账离开。

临走前,回头再看看这个小店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。

如果我还有机会来罗马,应该会再次造访吧。

希望我再来的时候,可以微笑着看新海报,再次捧杯。

 

你好拉齐奥,最近还好吗?

 

喜欢一个球队或许可以变成一种信仰吧。

他虔诚地祈求主的原谅时,微锁眉头,黑框眼镜安静地抵在鼻梁上。

这是我所见过的他中,最认真的一个。

一改往日玩世不恭的态度,放下一切繁芜,低低地望着世界。

他对自己喜欢的球队,也是这样吧。

 

那是在回国的前几天。

我窝在柏林三只小猪旅店的沙发上写博文,他靠过来,没有耐心地胡乱看着

鼓动我在描写罗马断壁残垣的话后,加一句不合时宜的“伟大的拉齐奥”。

我知道他在调侃,他在说笑,他在胡闹,于是,我努力表示了极大的配合。

不过,我能认同的,或许真的只是那句不合时宜的话,“伟大的拉齐奥”。

 

等蓝鹰再次翱翔的那天,他会不会兴奋地在校园里穿起这费劲周折买来的队服呢?

 

请允许我悄悄地替他感叹一句,伟大的拉齐奥。

不仅仅是在他的世界里。

 

By W小姐2012.09.10晚